您所不知道的中秋節:資本主義、戰爭、親情與烤肉醬

文:陳家豪

中秋節的起源

時值夏末秋初,意味著中秋節要到了,是不是大家都已經在蠢蠢欲動想要出門去烤肉了呢?根據資策會統計,國人每年中秋節所進行的烤肉、旅遊、送禮等活動,就能替周邊產業創造出新台幣數百億元的商機,特別是燒烤商品的買氣會集中於中秋前倒數2、3週左右。

中秋節的起源跟人類自古以來的日月崇拜有關,時至明清,中秋節一躍為漢人社會的四大節日(其他三大節日是春節、清明、端午),同時今天大家所熟知的中秋節文化元素:賞月、月餅、親人團員、慶祝豐收(稻作秋收剛結束)等,亦逐漸齊備。

為什麼中秋節一定要吃月餅呢?民間對此流傳著各種傳說,其中之一是元朝時,漢人為了反抗蒙古人的統治、恢復漢人政權,所以將寫有「8月15日殺韃子」的紙條塞入麥餅,再透過互相贈餅達到傳遞訊息的目的。等到明朝建立後,漢人就會在8月15日這一天吃月餅,以紀念此事。

這樣的傳說或許不可信,中秋節吃月餅的習俗的確到明朝以後才確定下來,到了清末民初時,中國月餅出現了蘇式、京式、廣式、寧式、滇式、潮式等各具特色的種類,即以廣式月餅而言,1927年就多達27種。

 

傳入台灣

中秋節習俗何時傳入台灣呢?這同樣是難以回答的問題。據說,鄭成功統治台灣後,為了一解官兵的思鄉之苦(官兵的家人大多還留在對岸沿海省份),就商請某位部將設計出一套稍後會介紹的「搏餅」遊戲,這同時意味著中秋節習俗已經流入台灣。清朝統治台灣後,為了擔心台灣再次成為叛亂之地,所以將鄭氏集團從中國大陸帶來的大多數官民遷回大陸,這讓中秋節習俗一度中斷。等到漢人大量來台開墾,中秋節習俗才再次在台灣流傳開來,台灣的漢人延續其原鄉生活,每到中秋節就會進行賞月、吟詩、贈送月餅、飲酒、「搏餅」等活動,這些活動又以「搏餅」具有地域特殊性。

「搏餅」是東南沿海省份在中秋節的獨特節慶活動,因為台灣的漢人多是以福建、廣東為原鄉,因此此一節慶活動就順水飄洋過去。

所謂「搏餅」是一種賭博遊戲,這樣的遊戲是模仿古代科舉制度而設有六個等級:狀元餅1個、探花餅2個、榜眼餅4個、進士餅8個、舉人餅16個、秀才餅32個等六個等級。開始時取6個骰子放在大碗公裡,輪流擲骰子,誰擲到約定俗成的點數就可得到不同等級的月餅。

「搏餅」專用的「會餅」通常會由糕餅店家提供,因為狀元餅大得像面盆,尋常百姓人家無法自己製作,因此糕餅店家會將舉辦「搏餅」視為一種提升自身知名度的商業手段。

 

糕餅店家將舉辦「搏餅」視為一種提升自身知名度的商業手段

臺灣優格餅乾學院網站下載, 連結,閱覽日期:2018/9/14/。

「搏餅」是由擲骰子開始

資料來源:李金生報導/拍攝,〈金門中秋博狀元餅〉,《中時電子報》,網址,閱覽日期:2018/9/14。

 

現代化元素的導入

1895年,日本殖民統治台灣,台灣的中秋節在殖民情境之下逐漸納入現代化元素,也就是說民眾漸漸把過中秋節跟休閒旅遊連結在一起,即如所謂納涼會、觀月會等在各地日益盛行。

這些活動都是由官方或者公司行號所發起,除了炒熱節慶氛圍、增進公司內部或者機構內部之員工的交流外,提振商機、促進買氣亦是重要目的之一。舉例言之,當時台灣總督府鐵道部是島內最大的交通業者,每到中秋節就會行使所謂賞月列車,載著民眾到特定地點去「賞月」。

賞月列車的車票通常很快銷售一空,甚至出現車票來不及印製,站務人員直接將電報紙背面印上站名、充當臨時車票來發售。賞月列車的行駛除了對於鐵道部的業績有直接幫助以外,旅客亦會在目的地遊覽、消費,所以剛剛提到的納涼會、觀月會或多或少都會設有臨時酒館、攤販、餐廳、商店等,裝飾漂亮的電燈,餘興節目則有角力、電影、藝妓手舞等,極為熱鬧。

 

《台灣日日新報》的鐵道部觀月列車廣告,強調內裝華麗吸引民眾搭乘(1930年10月5日)

 

帶有煙硝味

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台灣進入戰時體制,原本中秋節熱鬧氣氛自然因為日軍在戰場上逐漸失利而轉趨淡化。反殖民政治社會運動家、醫生兼文學家的吳新榮在1944年9月30日的日記,如實紀錄了戰時台灣社會的中。秋節氣氛:
父親交代我去拿些魚回來,以備做中秋的菜餚。黃昏,派棖旺去走一趟。聽說酒類到處都買不到,便叫棖旺順便帶金蘭和米酒各一瓶回老家。
明日是中秋節,各方面來邀宴,但我不想出門。在戰爭中,而且每次秋風吹來,就感到一陣空虛,這種心情下還有什麼中秋的樂趣可言?
(原文是日文)

我們從吳新榮的日記除了可以深刻地讀到一種惆悵感,還會發現:臺人在戰時物資管制體制之下,連過節基本用品都無法購得。

1945年,台灣重回中國懷抱,可是因為緊接而來的國共內戰與冷戰,中秋節不僅持續帶有著戰爭味,現在加上了瀰漫兩岸統戰宣傳的政治味。當時政府總會利用中秋節等象徵團圓的節日來提醒國人支持反攻大陸政策,盡早跟對岸家人「團員」。另外,國防部在中秋節的勞軍活動規模盛大,因為這樣的活動不僅有助於團結軍心、提高士氣,民眾贈送「勞軍月餅」給前線戰士還充分體現出「軍民一體感」。

「空投月餅」同樣是兩岸軍事對峙的產物之一。這種空投月餅會在包裝正面及底面黏貼著蔣中正總統頭像照片及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並於旗下端書寫各種統戰話語。

《自立晚報》的月餅廣告上所印製的「反共抗俄」字樣(1950年9月23日)

熊培伶,〈戰後臺灣飲食的文化移植與現代生活想像(1950-1970)〉(台北: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系博士論文,2016),頁83。

《自立晚報》刊出的中秋月餅敬軍漫畫(1958年9月27日)

熊培伶,〈戰後臺灣飲食的文化移植與現代生活想像(1950-1970)〉(台北: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系博士論文,2016),頁83。

 

烤肉醬出現

1980年代以降,兩岸關係趨於和緩,中秋節又恢復其應有面貌,而且漸漸跟烤肉醬產生強大關聯性。

據說中秋節烤肉風氣就是從這則廣告開始帶動起來

〈從「一家烤肉,萬家香」談中秋節烤肉緣由〉,OM news部落格, 網址,閱覽日期:2018/9/14。

那麼,中秋節為什麼要烤肉呢?這應該是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目前仿間說法是跟萬家香醬油這家公司的廣告有關,這家公司為了促銷自家烤肉醬,所以推出「一家烤肉、萬家香」的口號置於其電視廣告,從此中秋節烤肉就開始流行起來。

這個說法是否可信姑且不論。只能說,約莫在30年前,中秋節烤肉活動似乎就開始出現了,這背後則是以戰後臺灣經濟快速成長為背景。

1960年代末葉以降,伴隨臺灣工業化而來的都市化,大量農村剩餘勞動力流入都市、特別是大臺北都會區。我們可以透過【臺灣都市人口百分比統計表】,稍微理解一下,臺灣都市化是多麼快速。

所謂都市人口百分比是指,臺灣總人口居住在都市的比例;舉例而言,台北在1958年的48.20%,就是指大台北地區有這麼多的人口住在所謂的都市。基於這樣的定義,我們可以看到,從1958年到1980年,各地都市人口百分比都有明顯增加,這表示各地人口都有往都市集中的現象;其中,台北的都會人口比例獨占鰲頭。

 

【臺灣都市人口百分比統計表】

既然臺灣從1960年代以來的都市化如此快速,我們可以想見,這些來到都市、特別是大台北都會區工作的青壯年勞動力,每逢中秋節必定會帶著百貨公司購買的舶來品與各式推陳出新的月餅,回到家鄉跟父母與親朋好友團聚。至於那些因為工作需要無法返家的人,也會利用這一天相約聚會、郊遊,稍微沖淡都會區的冷漠感與疏離感,進而尋求一種心靈上的歸屬感。

慢慢地,不知道從那一天起,中秋節烤肉成為這個節目最佳的團員或聚會的形式,甚至還衍生出嚴肅的環保議題:空氣汙染與垃圾。

作者:陳家豪
國立交通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
東京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客員研究員
日本國際交流基金會Fellowship

參考資料:

  1. 王志宇,〈中秋烤肉—論戰後中秋節俗活動的變遷〉,《興大人文學報》52(2014年3月),頁93-110。
  2. 陳峻誌,〈中秋為何烤肉?一個傳統節慶轉換現代風貌的考察〉,《興大中文學報》40(2016年12月),頁157-186。
  3. 章英華,《洞見都市:台灣的都市發展與都市意象》,台北:人間,1992。
  4. 許世融,〈明月幾時有?—日治時期臺灣中秋節的「月見」頻率及相關節慶活動的變遷〉,發表於國史館臺灣文獻館、臺北市立教育大學歷史與地理學系、國立臺中教育大學區域與社會發展學系、逢甲大學歷史與文物研究所、中華民國口述歷史學會合辦,大眾史學研討會發表論文(2011 年1 月8-9 日),頁1-39。
  5. 陳育倫,〈月圓—月餅—搏餅—閩台中秋節搏餅習俗試探〉,《閩台歲時節日風俗—福建省民俗學會第二屆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廈門:廈門大學出版社,1992年)頁185-194。
  6. 熊培伶,〈戰後臺灣飲食的文化移植與現代生活想像(1950-1970)〉,台北: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系博士論文,2016。
  7. 蔡龍保,《推動時代的巨輪:日治中期的臺灣國有鐵路(1910-1936)》,台北:台灣古籍,2004。
  8.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臺灣日記知識庫」:http://taco.ith.sinica.edu.tw/tdk/
  9. 《臺灣日日新報》。

我要搶答&留言